日本战国著名战役户次川合战(上)_日本战国网

日本战国-日本战国时代-日本战国历史-日本战国大名移动版

主页 > 日本战国著名战役 >

日本战国著名战役户次川合战(上)

  今天我们继续聊聊岛津义久这个男人,那就说说和他有关的日本战国著名战役户次川合战吧。
        天正十四年(1586),岛津军如龙卷风一般扫荡着九州,为了在这群雄逐鹿的乱世之末再作最后一搏。萨摩雄兵旌麾所向之处,大小豪族无人能逆其锋芒。北九州没落的豪门大友氏在此重压之下,只得屈身于丰臣氏,降格为臣,以求得天下人秀吉的支援。

  首先,丰臣家命令大友和毛利这一对长年以来的宿敌议和,并立下了从此以后齐心在丰臣麾下效力的誓言。之后,在中国地方以黑田如水、宫木丰盛作为监察使(相当于监军、都督,有总领决断的权利),伊予的小早川隆景军势10000余人由长门渡海,与吉川元春的20000大军合流后,于八月十六日在丰前登陆。毛利军总大将毛利辉元率领毛利军本队20000人也于十六日从广岛城出发,于门司地方登陆,在长府等地布阵,为接应丰臣大军渡海做准备。

    在毛利的先遣军从丰前登陆之后,立即着手渡过筑后川,面对早已侵入筑前的岛津军的岛津忠长、新纳忠元、伊集院忠栋、野村忠敦等部,开始了针锋相对的用兵。另一方面,在四国地方,仙石秀久被任命为监察使。长宗我部元亲、信亲父子率领长宗我部军3000,加上讃岐的仙石秀久、十河存保领兵3000从伊予的今治港出发,经海路于丰后的冲之滨登陆。九月十三日,各部在上野原集结,由仙石秀久为总指挥,由日向口攻入丰後,其锋芒直指正在进攻诸城的岛津军。

    岛津方面,八月二十八日,正在对阵大友庶家、南郡众的志贺亲益的新纳忠元,了解到了丰臣大军出阵,以及大友义统和中国、四国方面军兵船的登陆意欲向岛津发起攻击的情报,于是在得到了亲益的儿子作为人质后停止了进攻。(『上井覚兼日记』)八月二十五日,丰臣家向大友义统送出文书,做出对岛津作战的指示:“岛津氏聚集九州的乱臣贼子,进出双方边境。即使其有合战之意图,亦不必理会,坚守即可,只等四国、中国两方面的兵船着岸。在此期间,切勿轻举妄动。”(《大友家文书录》)

    然而,大友义统却违背了此项指示,离开丰後向丰前出兵。结果,其所领的宇佐郡内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不得不先着手平定了叛乱。在花费了大量精力平乱之后,义统与仙石、长宗我部的四国军约定,于十月三日共同出兵。“讃岐国主(仙石秀久)率军来援丰后,但却并不参与防守,反而不听从弗朗索瓦(宗麟)的建议,与宗麟之子大友家家督(义统)密谋,两人轻率地一起侵入了丰前国。

    另一方,萨摩国主利用了这次机会,乘丰后国空虚,攻入丰后” (『日本西教史』)果然,岛津家的当主义久得知大友·丰臣联军由丰后的府内城向丰前出阵的消息之后,立即传令全军向丰后中心地带全力侵攻。当时,东、西两方面的岛津军都做出了进攻丰后的决定——在丰臣军登陆九州之后,停止进攻立花城的岛津忠长军撤退至八代镇进行了重编;于出水城布阵,防备丰臣军南下的岛津义弘、岛津家久军则分别于肥後口、日向口与丰臣军的先头部队交锋,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已经向丰前出阵的大友、四国联军听到了丰后军情危急的消息,急忙于十一月初返回府内城。

    自从天正十五年于日向大败而归之后,昔日“镇西之霸王”大友宗麟返回了丹生岛(臼杵)城居住,休养生息。借着此次战败,宗麟重新把战略目标由向外侵攻转移到平定领内的任务上来了。为了平定国内爆发的叛乱,宗麟曾经多次出城作战。丹生岛城是在永禄五年(1562)到六年之间,于海中的浮岛上建造的。这座城是一座东西长约420m,南北长约100m的小城,而且岛的四周临海,断崖林立,形成了易守难攻的天然的要塞。而在退潮的时候,岛的西侧海水会退去,露出沙洲与陆地相连。

    守城一方针对这一特点,也已经做好了充分的防备。天正十四年(1586)十一月二十五日,岛津家久从松尾山本阵出兵2500,进攻宗麟守备的丹生岛(臼杵)城。这支军队由伊集院美作守久宣、白浜周防守重政、野村备中守忠敦指挥,很快攻占了平清水口。岛津的先锋部队借助岩石,树阴的掩护,接近了兔居岛(现光莲寺附近)所在的城门处。守城的一方,以大友宗麟为核心,集中了臼杵镇顺、古庄丹後入道、吉冈甚吉、吉田一祐等部,外加薬师寺、若林等海部众,在城中固守。

    另外,城方还出动了另一杀手锏——前些年买入的经过改进的被称为“国崩”的大炮。武宫武藏守奉命,使用大炮向岛津军射击。武藏守在炮筒中一次填满了火药,放弃了使用铅制的大炮弹,而把大量的小炮弹填入炮筒。然后,大友军从大守口向岛津军隐藏的平清水方向开炮。在巨大的响声过后,天空中大量的炮弹纷飞,纷纷击中兔居岛的大柳树林。遭到炮击的大树成片的轰然倒下,在此林中隐蔽的岛津军队被断木压砸而死伤者不计其数。遭到猛烈炮击的岛津军的阵营一时间发生了动摇,呈现了溃败的态势。

    守城方抓住这一时机,由古庄丹後入道、葛西周防入道等部从北面出城延敌,与敌军展开混战。而平清水口方面的臼杵军则遭受了一些损失,死伤不少。另一方面,在城外西南侧地势为空旷的丘陵的仁王座口,吉冈甚吉、利光彦兵卫尉、吉田一祐与岛津军奋力交战,阵斩数十人将敌军击退,战功卓著!在那之后,战局呈现胶着状态,眼看攻陷城池无望得岛津军,留下一支部队防止臼杵势的追击,带领着平清水口方向来的士兵,全军从臼杵撤军。丹生岛城乃是天然的要塞,居高临下,使得从南蛮引入的大炮“国崩”的威力得以充分的发挥,从而使战局向有利于守城方的方向发展。

    作为战国名将的大友宗麟,能以少数的兵力死守住丹生岛城,其能力之强可见一斑。而作为岛津家警戒府内方向援军的别动队,在臼杵城久攻不下的情况下,依次撤退,与本军合流,转而向府内城进攻。

    之后,为了能早日使得丰后降服,加快了进攻步伐的岛津家久军于十二月对大友家支城鹤(鹤贺)城进行了猛烈的攻击。鹤贺城又被称为利光城,是户次川上游地区连接大分与臼杵的要冲,也是阻止萨摩军攻入大分的最后防线,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岛津家久动用了一万八千兵力包围了鹤贺城,而守城大将利光鉴教勇字当头,不但亲自指挥两千士兵坚守城池,甚至伺机出城逆袭,在大塔附近击败了萨摩军,使得敌军不得不向梨尾山阵地撤退。

    然而不幸的是,利光鉴教却在这场战斗中战死了——“利光宗鱼身被火威铠头系五枚兜,上至箭楼,欲观望敌人退至何处,不料被远处隐藏在树丛中的一名敌兵发现,此人弯弓搭箭,射出一箭,不幸的是此箭正中宗鱼要害,宗鱼疼痛难忍,不久死去”(《丰萨军记》)失去了总大将,守城方只得退回城中死守不出,从十二月六日到十一日进行了艰苦的城防战。即使水源被敌军切断,城兵也拒不降服,继续顽强抵抗的同时也向府内城请求援军。
    各位请继续关注哦,下一期我们继续更!

(责任编辑:小十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