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从磨砺:“天下五剑”的故事_日本战国网

日本战国-日本战国时代-日本战国历史-日本战国大名移动版

主页 > 日本战国武器 >

锋从磨砺:“天下五剑”的故事

  一件兵器在历史上的名声,不单单在于精良的制作或是可观的战绩,更是取决于持有和运用这件兵器的人。

  在各民族的历史文化之中,大多流传着关于名人与神兵利器的故事,对于有着悠久制刀、赏刀传统的日本来说,也是如此。其中,有五把被公认为最精美的日本刀,自明治时代起,人们称它们为“天下五剑”,因而享有盛名。

  虽然目前多数文艺作品将“天下五剑”这一说法的产生放到了江户甚至更早的室町时代,但目前并没有明确的文献证据。图为室町时代“北山文化”的代表·鹿苑寺(一名金阁寺)

  现在,让我们一一解说:

  童子切安纲

  此刀刃长二尺六寸五分(约80.2cm),由伯耆国(今鸟取县)的“刀工之祖”——大原安纲制作于平安时代中期,是“天下五剑”中最古老的一把,因此通常被列为首位。

童子切安纲

  “童子切”一名,来源于著名的源赖光讨伐酒吞童子的故事:相传,平安时代后期,鬼怪·酒吞童子和他的仆从们盘踞在京都北边的大江山,先后绑架并吃掉了很多少男少女。于是,源赖光接受了天皇的讨伐敕命。在潜入酒吞童子的据点,再用毒酒将一干恶鬼灌醉后,就是以这把原名为“血吸”的刀,将酒吞童子斩杀的。

  后来,民间又追加了“此刀原为坂上田村麻吕奉纳给天照大神,源赖光朝拜伊势神宫时由天照大神授予此刀”的情节,使传说更添神秘的色彩。(也有“源赖光在伊势神宫拜领的是大原安纲所作的另一把名刀——鬼切”的说法)

  由江户时代的歌川芳艳绘制的源赖光等人大战酒吞童子的场景

  1565年的“永禄之变”,武艺过人,素有“剑豪将军”之称的室町幕府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面对大批叛军的包围,将自己多年来收藏的名刀一一地插在榻榻米上,当一把刀砍钝了之后就可以立刻换下一把。他在连斩三十多人之后,终因寡不敌众,被乱枪刺死。“天下五剑”之中,足利义辉已经同时拥有了童子切、三日月、鬼丸和大典太四把,然而,它们是否真的杀过敌军,亦未可知。

  历经多年,童子切落到了同样酷爱刀剑的“天下人”——丰臣秀吉的手中。然而,丰臣秀吉不知出于何种考量,并没有将这把刀带在身边,而是委托在京都从事艺术创作和文物鉴定的本阿弥家保管。也正因如此,童子切没有在大坂之战的战火中毁坏,可谓是一种幸运。

  丰臣家灭亡后,童子切成为了德川将军家的藏品。江户幕府第2代将军——德川秀忠,将其作为陪嫁,赐给了女婿松平忠直(福井藩主)。此后,它的传说仍在继续:

  松平忠直的嫡子——松平光长在出生后罹患疳积,总在啼哭,忠直便把童子切放在孩子的枕边,啼哭竟立刻停止了,人们也更加相信这把刀具有驱邪的力量。

  当已转封到津山的松平家再次将刀委托给本阿弥家打磨的时候,据说还浮现了白狐形象的守护灵,从而避免了一次火灾的损害。

  日本有一种将死尸堆积起来,观察一刀下去能同时切断几具,以验证刀的锋利程度的方法,而童子切在江户时代,依然达成了一刀足足切断六具的惊人成绩。

  1945年前后,松平家放弃了童子切。然后,它被卷入了一场纠纷:一位名叫村山宽二的刀剑收藏家,以好不容易到手的童子切为担保去借债,债主则是一位叫渡边三郎的冶金工程师,同样有着收藏刀剑的爱好。1951年,渡边三郎去世后,围绕童子切的所有权,村山宽二和渡边三郎的遗属之间发生了争夺战,甚至打到了最高法院。最终,审判迎来了意外的结局:文化财产保护委员会介入其中,向双方支付2600万日元,购买了童子切。

  从此,童子切被郑重地保存在东京国立博物馆,成为其中一件镇馆之宝,供游客观赏。

  三日月宗近

  此刀刃长二尺六寸四分(约80cm),由山城国(今京都府南部)的京都最古老刀匠——三条宗近制作于平安时代中期,以刀身上浮现数个弯月形纹路而得名,被认为是“天下五剑”中最美丽的一把。

三日月宗近

  不过,这把刀的传承并不是特别清晰。自永禄之变后,已知此刀曾被丰臣秀吉之妻·北政所收藏过,而民间广泛流传着北政所一度将此刀赐予过以忠义勇武备受织田信长青睐的尼子家遗臣·山中幸盛(鹿之介)。

  山中幸盛,以向弯月祈祷“愿为尼子家复兴而承受七难八苦”而闻名

  北政所去世后,此刀作为纪念传入德川秀忠手中。第八代将军——德川吉宗在编纂刀剑谱录《享保名物帐》时,将此刀称颂为“名物”,位列第一。

  到了明治·大正时代,三日月作为德川宗家的秘宝,能见到它的人也极其有限。而在昭和时代初期,它还是不知何故从德川宗家流了出去,然后被中岛飞机第二代社长——中岛喜代一收藏起来。

  中岛飞机在战前是亚洲最大的飞机制造商,战后被GHQ勒令解体。1953年,部分原中岛系企业重组为“富士重工业”,也就是今日的SUBARU

  昭和十二年(1937年),之前提到的渡边三郎对中岛喜代一说:“您开始收藏这些古刀的时候说过,希望能通过它们一直学习刀剑的知识。希望您在学习完了之后,能将这三日月转让给我。”面对这种热忱,中岛喜代一只好忍痛割爱。

  直到平成四年(1992年),渡边三郎之子——渡边诚一郎,秉承父亲的遗志,将包括三日月在内的十二把古刀,一同捐赠给了同时收藏着童子切的东京国立博物馆。

  鬼丸国纲

  此刀刃长二尺五寸八分(约78.2cm),由备受后鸟羽上皇器重的山城国刀匠——粟田口国纲制作于镰仓时代初期。

  与童子切相类,鬼丸也有一个神异的传说:据《太平记》所载,镰仓幕府初代职权——北条时政在梦中被小鬼所扰,屡次驱邪无果,身体日渐衰弱。某夜,北条时政又梦到一位老人,自称“我是你持有的粟田口国纲所作太刀的化身,因为之前被肮脏的手握过,所以生了锈,不能从鞘里拔出来了。如果能帮我擦掉锈,我就去帮你消灭那小鬼。”醒过来的北条时政,找到了这把刀,按老人所说将锈擦掉,拔了出来,立在卧室的柱子旁。就在这时,刀倒了下来,把附近的火盆的脚砍掉了。北条时政拿起被切下的部分来看,竟是与梦中一模一样的银制鬼脸。从此,北条时政恢复了健康,而这把刀也被赋予“鬼丸”的名号,成为北条家的重宝。

  北条时政。今日亦有“上述传说的主人公实则是第五代职权——北条时赖”的说法

  在征讨北条家灭亡镰仓幕府的战争中,随着第十四代职权——北条高时的自尽,鬼丸成为了后醍醐天皇麾下名将——新田义贞的战利品。新田义贞对鬼丸和上文提到的鬼切爱不释手,日后常常同持此两把刀奋战。可是,仅仅十二年后,新田义贞就在为后醍醐天皇对抗足利尊氏的战争中阵亡,经过击败新田义贞的斯波高经,鬼丸落入足利将军家之手。

  又过了数百年,丰臣秀吉从室町幕府的末代将军——足利义昭手中得到了鬼丸。有了这些经历,鬼丸被人们视为拥有 “天下人”之气运的名刀,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曾经持有过它的家族纷纷衰亡,也落下了一个“不吉”的名声。或许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丰臣秀吉将此刀也交给了本阿弥家保管。在丰臣家灭亡以后,德川家康萧规曹随。

  到了德川秀忠的时代,为了庆贺外孙——高仁亲王(后水尾天皇之后——和子为德川秀忠之女)的出生,鬼丸被作为贺礼进献给皇室。不久后,高仁亲王竟夭折了,也更加坐实了鬼丸的“不吉”,于是再次交给本阿弥家。

  后水尾天皇。高仁亲王夭折近一年后,他认为自己受到德川将军家的强烈压制,故愤而退位,将皇位推给了自己与和子的二女儿,是为明正天皇。而此举也断绝了德川家血统融入皇嗣的可能性

  江户幕府灭亡后,对于如何处理德川宗家的财产,明治政府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协议,加上受到“废刀令”的影响,自感已无力继续保管文物的本阿弥家,于明治十四年(1881年)向政府提出申请,声称“此刀原本就应该属于后水尾天皇,只是通过幕府寄存在这里”,将鬼丸进贡给了明治天皇。

  从此,鬼丸成为了天皇的私人财产,即使历史相当悠久,也因此没有被列为国宝或重要文化财,更是几乎没有公开展出的机会,成为了天下五剑中最神秘的一把。

  宫内厅。其下属的“侍从职”,保管着包括鬼丸在内的一些皇室私有名刀

  大典太光世

  此刀刃长二尺一寸八分(约66.1cm),由筑后国(今福冈县南部)的名工——三池典太光世制作于平安时代后期。与其他四剑相比,其形状显得短而粗壮,显示出一种豪快的力量感,因此以“大”为名。

大典太光世

  此刀原为足利尊氏所爱用,后亦被足利义昭赠予丰臣秀吉,又被丰臣秀吉赐予自织田信长时代起屡立战功,且与丰臣秀吉私交甚笃的勇将——前田利家。关于前田利家为何能获赐这把名刀,也有两种传说:

  某次,在京都的伏见城,丰臣家的两位将领——加藤清正与黑田长政传说,“在深夜走在城内的大厅里,会被幽灵抓住刀鞘而动弹不得。”前田利家听到此言后,感叹道:“若是相信这种事,还配当武士吗?”为了给两位后辈树立榜样,前田利家宣言“会在深夜走进大厅来试胆,检验留言的真伪”。丰臣秀吉得知此事,担心前田利家会有不测,于是将大典太借给他以壮声势。深夜,携带大典太的前田利家如期步入大厅,却没有发生什么。就这样,前田利家被丰臣秀吉评价为有足以与大典太相配的勇气,而正式获得了此物。(其一)

  前田利家的四女·豪姬(后为宇喜多秀家之妻)某次患上不明疾病,久治不愈,被认为是狐狸附身。于是,前田利家向同样很疼爱豪姬的丰臣秀吉借用大典太来驱邪。仅仅在枕边放了三天,豪姬的病就好了。然而,当大喜的前田利家把大典太还给丰臣秀吉之后,豪姬却再次病倒,又一次借大典太治好。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不堪其扰的丰臣秀吉终于正式把大典太赠给了前田利家。(其二)

  在那之后,前田家为了保存大典太专门建起一座仓库。据说,鸟一旦停在这个仓库的屋脊上,就会很快掉到地面,像被雷击一样。人们相信,是大典太的灵力夺走了鸟的魂魄,因此那个仓库也被称为“鸟停不下来的仓库”。

  三百多年后的昭和时代,前田家第16代当主·前田利为对关东大震灾心有余悸,担心家族数代人的珍藏有毁于一旦的风险,于是成立了公益组织——“前田育德会”,保管的主要对象是书籍与刀剑,大典太也就随之安置在此,直到今天。

  数珠丸恒次

  此刀刃长二尺七寸六分(约83.9cm),由备前国(今冈山县西部)刀匠——青江恒次制作于镰仓时代初期,为天下五剑中最长的一把。

  作为足利义辉、丰臣秀吉等“天下人”唯一没有收集过的“天下五剑”之一,数珠丸的名字和经历都与宗教密切相关。

  因坚持推行自己“立正安国”的主张而饱受迫害的日莲,辗转到了甲斐国(今山梨县)的身延山,开创了久远寺。在此之际,一位信众(目前多数认为是幕府的御家人——南部实长)向日莲提醒“务必小心山贼”而献上了此刀。日莲虽是出家人,也被刀身的优美所吸引,遂将自己的念珠挂在了刀柄上,称赞其为“破邪显正之太刀”而带在身边,数珠丸由此得名。另外,也有日莲在登山途中,以此刀代替拐杖却没有摔倒的逸闻。

  日莲入灭后,数珠丸连同日莲曾穿过的袈裟、用过的扇子,被称为“三遗品”,多年来受到久远寺的严密保管。然而,在《享保名物帐》成书前后,数珠丸却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其原因众说纷纭。

  大正八年(1919年),兵库县尼崎市出身的刀剑研究家——杉原祥造,在一次华族拍卖会上,意外发现了约有二百年下落不明的数珠丸。为了避免宝刀流失,杉原祥造自掏腰包,并通过各报社进行了大规模的报道,希望久远寺能够迎回数珠丸。

  不过,久远寺方面一直对杉原祥造所购之刀的真实性表示怀疑,漫长的交涉始终无果,杉原祥造只好将其捐赠给自己家乡的本兴寺。

(责任编辑:小十郎)